乐山市镣咐镀汽车改装公司

以她的性格

2020-06-22 14:21

以前,合子一直是父亲做的,他最拿手,馅里有虾米、鸡蛋、豆腐皮。如今,馅一样,面一样,甚至味儿都一样,可父亲再不会给她做了。

一日早晨,母亲照旧打电话叫她来吃韭菜合子。半路却突然下起了雨,进了母亲的小区,却看到正在屋檐下躲雨的父亲,四目相对,想躲避已来不及。她过去,低着头,半天闷出一个字:爸。父亲尴尬地搓着手,用一种极其嗔怪的声音:以后再回家吃饭,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,害得我下这么大雨都得出来!那一刻,她的泪与雨水交织在一起,爬了满脸。

她板着脸,说:你回去吧!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吧!我不用你管!她一句一句生硬的话,刺得母亲说不出一句话来。女友终于忍不住说话了:你以为你坐月子喝的鸡汤鱼汤,是我给你做的吗?你以为这些年,接济你给孩子买吃穿都是我吗?你错了,这些年阿姨天天打听你的消息,时时刻刻关注你,知道你性子强,怕你不接受,就请我帮你,我是实在看不过去,才把你的状况告诉阿姨的!她哭了,却不肯回家。

母亲知道,她是怕见父亲,怕父亲不能原谅她,更何况这是自己的选择,混到如今这个样子,又有何脸面见父亲。

孩子三岁时,男人却狠心地跟着别的女人走了。她离了婚,独自带着三岁的儿子艰难度日。既要管孩子又要去超市里打工,每日里回到家,已是筋疲力尽,阴暗逼仄的出租屋里,她和儿子经常冷一顿热一顿地吃。

隔几日母亲再来,说:这样,你可以每天的早上七点到九点这段时间回家,你爸天天六点半后去公园练太极拳,九点多才回来。这样我也可以给你们做点好吃的,你看孩子瘦的。她看一眼干瘦的儿子,终于点了头。

几乎每一天的早上,七点后,她带着儿子去母亲那儿,母亲总会把好吃的热腾腾的饭菜端给她。饺子、面条、排骨、酱牛肉、葱油饼,隔三岔五总有她最爱吃的韭菜合子,吃饱了,还有几个给她打包带走。

有一天,母亲却跟女友一起来了,环视她的出租屋,看着消瘦的她,母亲脸上的哀伤连成了片,泪流成了不停歇的溪水。她想起那些艰难的日子,狠心的母亲并没有给过她一丝帮助,并没有看过她一眼,即使在月子里。当然,以她的性格,她也不会接受。

还好有那个女友,心疼她,这些年来经常接济她,给他的儿子买零食和衣物。女友劝她回家,请求父母的原谅,有母亲帮着看孩子,她也轻松些。她却不肯,说再难,也不求他们。